?
当前位置: 当前位置:首页 > 顶部采光 > 顶部采光
  我点点头又摇摇头,什么也不能回答。一下子说不清楚啊!我是出差来的。又是特地来的。也可以说是偷着来的。
她梳好了头,又洗了一次脸,最后洒上了香水。这种喷雾香水是勒内送给她的,她至今还叫不出它的名字。香水发出一种干木头和沼泽植物的气味,一种带点刺激又带点野性的气味。洒在皮肤上的香水很快就消失了,洒在腋毛和...
date:2019-09-24 21:44  praise:  views:813
  "嘻嘻!"我刚刚从床上坐起来,就听见他这样笑,笑得很放肆。我问:"你笑什么?"
  ①卡卜斯被任命为奥地利军官。...
date:2019-09-24 21:18  praise:  views:2462
  "好吧!"他等了两分钟,见我们不说话,肩膀一耸,站了起来。"看来你们很不喜欢听我的话。那我就不说了。"
斯蒂芬先生说话时在她身後踱来踱去,他的身影一次又一次地反映在镜子里,在O的影子後面,但他的影子看上去似乎距离很远,因为镜子的水怠已有些斑 ,颜色发暗。...
date:2019-09-24 20:32  praise:  views:2826
  一谈。
  ②理洽特·德美尔(Richard Dehmcl,1863—1920),德国诗人,当时享有盛名。...
date:2019-09-24 20:18  praise:  views:214
  "到底梦见谁啦?"她问。
然而和O同居就完全是另一回事了。杰克琳有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,那就是谎称搬去和一位女友同住,以便和她分摊住房费用。O的作用是双重的,一重是扮演供养或帮助勒内所爱的姑娘的角色;另一重是扮演为杰克琳提供道义...
date:2019-09-24 20:06  praise:  views:2281
  我找几位朋友商量商量。立即就有大字报贴出来:(孙悦又在进行反革命串联了!)
勒内手里当然有O住处的钥匙。他还没想到过给斯蒂芬先生也配一把,这也许是因为时至今日斯蒂芬先生还没有表示出想造访O的住宅的想法。但是,他那个晚上送她回家这件事使勒内突然意识到,这个门只有他和O才能打开,...
date:2019-09-24 19:43  praise:  views:2331
  戏台上的"纱帽功",我一直叹为观止。一张头皮顶着一顶乌纱,乌纱翅会变出各种各样的花样来。乌纱跳舞,全靠一张头皮。要学会用头皮使劲,大概很难吧?不过,要是头皮不用劲,乌纱就显不出它的威风,甚至还会脱落。头皮练硬了,里面的脑子会不会萎缩?
勒内打铃是叫仆人送来一只保险箱,里面装满各种型号的小链子和皮带以及橡皮棒,精细俱全。样式是上细下粗,以防滑到体内去弄得事与愿违。设计这些橡皮棒的本意在于使入口处扩大,可一旦滑进去,反而会使它缩紧。每天...
date:2019-09-24 19:38  praise:  views:2110
  她笑了:"你像婚姻介绍所的老板娘呢!"
  说到酱缸:也许年轻朋友不能了解。我是生长在北方的,我们家乡就有很多这种东西, 我不能确切知道它是用什麽原料做的,但各位在中国饭馆吃烤鸭的那种作料就是酱。酱是不 畅通的,不像黄河之水天上来那样澎湃。...
date:2019-09-24 19:19  praise:  views:2966
  "是啊!"妈妈只是简单地应了一声。
在她穿外衣时,那个黑白混血仆人告诉她,斯蒂芬先生已经出去了,说着递给她一个信封,上面只写着她的名字的缩写,里面的白纸上有两行字:“勒内打电话,他六点到摄影室找你。”署名只有一个字母:S。...
date:2019-09-24 19:16  praise:  views:232
  现在,我已经不再顾影自怜、怨天尤人了。我正在把"过去"变成"今天"的营养,把痛苦化作智慧的源泉。这绝不是阿Q的自欺欺人。阿Q算什么?他已经完全丧失了做人的自尊。他把自卑当作自尊,把头上的秃疮幻想成可以大放光明的电灯。当"大团圆"的悲剧降临他的头上的时候,他还惋惜自己的圆圈画不圆!固然可以骂一句"妈妈的,孙子才能画得圆呢!"然而谁都知道,阿Q光棍一条,没有孙子的。我并不想在痛苦上面抹上一层麻药,更不想把昨天掩盖掉,或者化为今天的笑料。但是,我懂得,痛苦和其他的一切感情一样,是可以升华的。升华为艺术、为哲学、为信仰。虽然我失去了青春和爱情,但是,这毕竟不是白白地失去。我抓住了热情燃烧之后的炭火,足以温暖自己,照亮自己前进的道路。
O向左侧身躺着一动不动,在两层皮毛中觉得很热。独自一人在黑暗和沉寂之中,O试图想明白为什么她的恐怖中掺杂着那么多的甜蜜,或者说为什么她的恐怖本身似乎就那么甜蜜。她意识到,最令她烦恼的是她被剥夺了使用自...
date:2019-09-24 19:14  praise:  views:2327

点击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