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

他识相地走了。我紧紧地关上门。 他识相地走我一直在下边

作者:手机 来源:移机 浏览: 【 】 发布时间:2019-09-24 18:08 评论数:

  十几年来,他识相地走我一直在下边。S市周围农村几乎叫我跑遍了。二百五十多种杂草都象长在 我心里。在植保站搞出除草剂就拿到农田试验,他识相地走一有成效就推广。院里搞“文革”,两派 斗,开会,我尽量躲着不去。我有办法,逢到院里叫我去开会,参加运动,我就请公社或县 里出面替我请假。我和农村的关系好,搞除草剂对他们确实有很大帮助,他们肯为我请假。 我到处搞试验田、开现场会,故意把每天时间都排得满满的。院里一来电话叫我去参加运 动,这边农村干部就在电话里喊:“不行,我们贫下中农现在正用着他呢!”就替我拦了。 我做得也十分小心,天天干什么都有记录,十年里记了整整十大本,防备人家查呀。一次院 里搞政治清查,派人到我所在的县里调查我的现实表现。县里就说我这个人如何如何好,如 何脱胎换骨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,如何不怕吃苦,狠斗私字,学习毛主席着作,编一大套。 农村干部也很精明,完全知道用哪些话就能把这些来找茬的人唬弄走。然后又把我写得密由 麻麻的《工作日记》往桌上一摆,院里的人无话可说。这样,既躲过运动又干了业务。农村 是我一张大政治保护伞,没有这伞我什么也做不成,当然,为了这伞我必须加倍努力为他们 干,可是这正是我要干的呀,我这是一举两得。你说我做得妙不妙?

头一个发现的是天才。这天才绝不是我姐姐。我姐姐是中学教数学的,了我紧紧地她只对等号两边 的数字最敏感,了我紧紧地对人稀里糊涂,不然也不会二十六、七岁才谈恋爱。我?不,你错了。在中 国对人敏感的,并不是作家而是政工干部。头一个发现我姐夫不会笑的是我姐组学校的政工 干部小魏。当他把这个天才发现告诉我那糊涂姐姐时,我姐姐竟然说:关上门头一个发现他不会笑的是个政工干部——一顶宁静的小帐篷——“忆怪事”时被“忆” 出来——面对毛主席像的表情像哭——工宣队土法上马——一个不会笑的人成了笑料——突 然间竟然大笑不止

  他识相地走了。我紧紧地关上门。

突然一天,他识相地走公安局军管来人找我,他识相地走问我六0九武斗死人的事。我把那天在六0九侧面看 到的那个推土机的人怎么死的,照实说了,他们记一记就走了。我只当没事。转两天,来了 三个人,说叫我去一趟。我说我去小便再定。他们居然出一个人跟在我后边,我心里小鼓一 敲,心想不对。随后就跟着他们出厂,进了法院,到传达室后边一间小屋。他们说:“我们 三人是法院的预审员和公安局的侦察员,咱们一起学《老三篇》吧!”突然一天,了我紧紧地喜从天降,了我紧紧地县里下调令,调我到县中学教化学。但到了县中学不久。武装部 政治科一位干部对我说,调我来县中学是政委的决定,然后吞屯吐吐半天才说,政委有个内 弟在大同煤矿当工人,一条腿有残,光棍儿,希望我能嫁给他。一下子我才醒悟,在清队时 受到这位政委特殊保护的真正原因。我感到我命运中的一切幸运,都是以双倍的牺牲为代价 的。刚刚为自己逃脱开王校长的控制而庆幸,转眼却落入政委更有力的手掌之中,绝难逃 脱。清队时那次不过把我从笼子里放出来,这边却早下一道网了。幸亏县中学校长是山西大 学六五届学生,为人正直,经历也有一段坎坷。很同情我,便仗义牵线把我介绍给另一个县 的小学教师——也是由外地分配来的大学生,经过许许多多曲折,我嫁给这位大学生并因此 调出O县,去往K县,虽然彻底得罪了那个政委,却从此也了结了我这长达十年、不堪回首 的苦难。团防军押着他们走,关上门毛泽东同志在路上故意装作腿痛,关上门一步一步地拐,落在后面。他掏 出一把钱来,对团防军说:“朋友,拿去喝茶吧!”那些人接了钱,他就定。没有走出几丈 远,那些人喊起来,其中有一个人追到了他跟前,他只得站住,又给守追的人一点钱,并且 说:“没有了,朋友,再见吧!”等他定上前面的岭上的时候,追他的那个人才大喊起来: “跑了,跑了!”跟着大队就从他后面追来;毛泽东同志急忙走下岭,躺在一个水沟里。他 听见追的人在喊:“明明看见他向这里跑,怎么不见了?”到处搜寻,只是没有找到他躺的 那个地方。

  他识相地走了。我紧紧地关上门。

他识相地走托李敏送给毛主席的生日礼物——在两种崇拜之间痛苦的抉择——一连十天参加他的批 斗会——结婚之夜抱头痛哭——他是从五楼窗户跳下去的——竟然是革命样板戏救我一命— —逃离魔掌——崇拜的毁灭和毁灭的崇拜外边干着活,了我紧紧地家里边不肃静。我哥哥的神经病总受刺激,了我紧紧地愈闹愈凶,晚上吵得人睡不好 觉。送到医院,出身不好又不收,就这么死在家里了。我妹妹本来可以留在工矿企业,我家 论经济算“特困”,在学校评选票数又最多,凭票咱绝对该留城。可政审不台格,满完。送 到内蒙大草原,一去几千里,背着政治包袱,受那苦那罪,就甭提了。那时出身不好的百分 之九十去内蒙,出身好的去北大荒农场。她水土不服,加上心情不好,十六岁去,二十七岁 回来,已经满头白发,赛白毛女一模一样,就那样白,这二年才变回色来。你说我这当哥哥 的心里嘛滋味?父亲在厂里烧锅炉,每天下班不回来,捡煤核,为他妈表现呗,天天十一、 二点回来,他神经不正常,一帮子王八蛋拿他找乐,动不动一下子把他扔在地上爬不起来。 他是神经有毛病的人呵,宪法都规定保护,那会儿没人管这些。我这个当儿子的,眼瞧着父 亲叫人折腾着玩,还叫嘛儿子?我真想找他们去,把他们全撂了,可不行,我没别的路。有 次部队到厂里招兵,我咬破手指头写一份血书,这几个字“誓死保卫党中央和毛主席,保卫 祖国,要求参军。”我想,我参军家里就是军属,政治待遇不就完全不同了。我身体棒,体 检没问题,又是厂里先进,部队想要,可一外调,说我的出身没定下来,不敢要,还是没路 可走。

  他识相地走了。我紧紧地关上门。

晚上,关上门她来了。刚刚下班,关上门白布围裙还没解下,进屋时使围裙擦着刚洗过而湿淋淋的一 双白手,这滚圆的小手给凉水刺激得通红。两位画家请她坐下,支起画板,这时她略略有些 拘束。一位画家说:

晚上,他识相地走我们大港一支造反队出了事。黑灯瞎火看不清,他识相地走误把自己人当成对方,捅死一 个。可大港的人向指挥部报告时说了瞎话,说是对立面捅死我们一个战士。顿时群情激奋, 成千上万的人喊叫着要为死难的战友讨还血债,武斗控制不住了,两边交上火,墙里墙外乱 扔石头土块硫酸瓶子,队伍不断赶来支援,推土机也开上来。六0九的气氛相当凶了。说到这儿,了我紧紧地我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,咱们聊点别的好不好。

说老实话,关上门别看我横,关上门心挺虚。人家是当官的,咱是地道小百姓,草民一个,在人家眼 里算嘛?一根小草,说踩你就踩你在脚底下。咱不过一时有点实力,硬顶着,也算狗胆包 天,可不顶着马上就垮。当然顶也不过顶眼前一时,这叫倒霉与早晚。我心里不是不清楚, 不敲鼓。说实话,他识相地走当我听到这诚恳的、他识相地走发自心底的道歉时,我心头一热,真有点感动。搞艺术的 人嘛!总是这样爱感动和让感动所蒙蔽,可是等我静下来,看着我那年近八十、饱经磨难、 早已熬白了头发的爱人,就忽然想气冲冲地对他们说:

说实在的,了我紧紧地我无缘无故白白蹲了十年监狱,真叫好没影儿的事。我老婆等了我整整十 年,那罪没少受;比我更冤,更倒霉。有她的嘛,一个女人。说着提过水桶,关上门把水倒进他们缸里。

最近更新

点击排行